第17章:为什么蛇有两根(1/2)

“吃过一种花。”

赵楷再蠢大概明白了,母蛇肯定知道些什么。

毕竟跟森蚺是死敌,对森蚺的变化不可能一无所知。

母蛇吐了吐蛇信:“在你完全成年前,不要去最上游。”

“知道了,附近有花豹吗?”

“跑远了。”

话音落下,赵楷窜了出去,有这么个庞然大物在这里,花豹啃得被吓跑啊。

跟人类的思维比起来,野兽的思维还是单一了一些。

人类的思维,加上蛇的身躯…

赵楷觉得现在的自己称之为‘蛇精’还差不多。

很快,他就在空气中闻到了花豹的味道。

花豹的味道没野猪那么冲,但气味上给他带来的感觉,威胁性却比野猪大的多,这是来自于野兽的本能。

第六感和敏锐,往往能带给野兽一些警觉。

同时,赵楷在地上找到了花豹的脚印,脚印很浅,要不是他视觉强大不一定能发现。

赵楷身影没有任何的停留,在森林中穿梭动作行云流水,就是在陆地上速度上稍微有点影响。

当然,他现在的速度绝对远超同级别蟒蛇几十条街,变异后产生的力量,力量既是速度,速度既是力量。

记得某个披着披风,吃了猥琐果实的猴子说过。

思绪电转间,赵楷身躯猛地顿住,蛇首昂起朝上,身躯也直立起来。

就在附近了,

很近,

非常近,

赵楷知道自己已经进入花豹的狩猎范围了,呆愣愣的看了看四周,其实目光则扫了一眼灌木丛;

热感应下,头顶倒是有个老隐蔽。

他能有什么怀心思呢,无非就是露个破绽给对方。

毕竟,花豹喜欢跟蛇玩耍,就像猫一样反应神经很快,在弄死之前总要玩一玩的。

不过,它的机会只有一次,但自己的机会却有无数次。

当他愣神之际,花豹也注意到了这条花斑蟒。

它趴在粗壮的树杆上,黑金色的瞳孔盯着赵楷,眼中满是戏谑;

它用充满倒刺的舌头舔了舔黄色的毛被,浑身满布黑色环斑;头部的斑点小而密,背部的斑点密而较大,斑点呈圆形或椭圆形的梅花状图案,又颇似古代的铜钱,所以又有金钱豹之称。

之前它躲过了一条母蛇的猎杀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一条小的。

嘿嘿嘿,

欺负不了大的,我还怕小的?

玩腻了,

再吃点。

花豹充满戏谑的心情四肢站起,猛地一跃而下。

赵楷的热感应范围内,将所有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,树上那只体形似虎,但明显较小的猎手一跃而下。

他非但没有躲开,反而躬着身子,张嘴咬了上去。

论反应速度,他不及花豹。

但论身躯强度,这可是黑凯门鳄都咬不穿的鳞片。

论咬合力,

花豹不及黑凯门鳄。

花豹反应速度也快,险而又险的躲开赵楷的攻击,谁知道这条蛇不识好歹,居然直接突脸。

赵楷直接不要命的往它身上缠绕,花豹也始料未及。

以它的速度居然中招了,好在这只是一条花斑蟒,而且体型不大,若是黑蛇族,它就不敢这样玩了。

花斑蟒的气味,

它不会认错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