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:隐匿伪装(1/2)

巨蟒和鳄鱼从很久以前就结下了深深的仇恨,特别是水蟒。

黑凯门鳄在热带雨林里绝对是霸主,当它们长到5.5米最大型时,就是在河流域的最大食肉动物了,在食物链中几乎没有天敌。

就算巨蟒跟它殊死搏斗,不到最后也不知道谁死。

赵楷记下了这条小黑凯门鳄,没长大就出来扬武扬威了,实在是没死过。

他最近都不会离开这片范围,等时机成熟了再来猎杀它。

黑凯门鳄喜欢吃蛇,

蛇何尝不喜欢吃鳄鱼?

都是食物链的顶端,彼此彼此半斤八两。

远离刚才的区域,来到清水河流中逃离了鳄鱼的目光,赵楷继续寻找猎物。

他专门挑大的猎物捕杀,这样能量来得快。

捕猎过程相当愉悦,甚至让他忘记了时间,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傍晚;

夕阳西下,赵楷依旧精神饱满跃跃欲试。

不过黑夜很危险,哪怕在河流中,绝大多数猎手都是深夜出没,他打算干最后一票就找地方休息,待到明天再出来。

离开河道,汇入一条湖泊。

湖泊很深,赵楷也测不出多深,但这里的资源是真的丰富,虽然没有河道里那么多成群结队的鱼群,但体型大的鱼不少。

他躲在水草中,暗中偷窥,以他超强的势力哪怕在水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很快,他就发现了猎物:“鲈鱼吗?”

竖瞳一凝,赵楷大致认出了这条大鱼的种类,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,人类在克约伽湖放养了这种鱼,尼罗河鲈被引进维多利亚湖;

它的存在给这里环境造成了致命的影响,导致维多利亚湖里的几百种鱼类惨遭‘灭门’,从而尼罗河鲈鱼也被列为了世界十大最凶猛淡水鱼。

它体型肥硕,嘴里有尖锐的牙齿。

被它咬住,赵楷估计自己得变成几节,而且对方体型比自己大的多,不能来硬的。

这货虽然强,但跟黑凯门鳄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。

他吐了吐蛇信,偶然发现水草上有鲈鱼残留的气息,这里可能是它的居住地,心里顿时有了想法。

“嘿嘿嘿…”

此时,鲈鱼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,在湖泊中游动吃着微生物,发出傻笑,偶尔遇到小鱼一口闷,大鱼吃小鱼。

天色很快就黑了,鲈鱼似乎没了什么精力,甩了甩尾巴原路返回。

此时,赵楷就窝在水草中,几乎跟水草融为一体。

鲈鱼并未发现,大大咧咧的撞了进来。

电光火石间,赵楷张嘴咬了上去,毒液也快速注入对方的体内;

“卧槽!”鲈鱼吓的半死,张嘴露出尖锐的牙齿就咬了过去。

一招得手,赵楷不敢停留迅速远离。

鲈鱼咬了个寂寞,疯狂甩动身躯想要远离水草,然而它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黑色,血丝充斥着鱼眼;

它还没跑到一半就感觉浑身没什么力气,双眼变得眩晕身躯也轻飘飘的往湖里沉去。

毒素蔓延的很快,

鲈鱼根本扛不住。

见状,赵楷才游过去咬住它的尾巴,慢悠悠的往岸上拖拽。

最近的发育,让他的几十颗牙齿已经渐渐成型,不像鳄鱼那么恐怖,成为不了杀招只能深入肉里,完成毒液的注射。

当然还有一个用处就是拖拽猎物,这样也不可避免将猎物弄的血肉模糊。

血腥味散开,他不敢逗留。

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鲈鱼拖上岸,附近他之前就勘察过没有危险所以能放心的用餐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