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:来自母蛇的驱逐(1/2)

“啊…卧槽…啊卧槽…卧槽啊…”

变色树蜥四条腿跑的飞快,赵楷紧追不舍。

热感应下,无论猎物跑到哪里都无所遁形,这就相当于低配版的透视。

不过热感应范围不大,仅仅只能笼罩五六米的范围,这跟他的大小有关,像昨天热感应就只能笼罩三米多左右;

也就是说,提醒越大范围越大。

变色树蜥速度不慢,在森林中飞驰,赵楷的速度一样不慢;

随着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,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油上游而下的分岔溪流,水质清澈透明,变色树蜴刚想跃上岩石却呲溜一声踩着青苔滑落入水中;

赵楷身躯仅仅泛起一圈圈涟漪,莫入水中。

变色树蜥落入水中,速度就一下子降了下来,挣扎着要游上岸,就当它距离陆地只有几十公分的瞬间,一张血口探出将它拽了回去,紧接着莫入溪流,一串气泡涌上水面破裂开来;

溪流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,潺潺流淌。

水下,赵楷全身都缠在变色树蜥身上,水流并没有将他冲到多远。

他身躯越缩越紧,变色树蜥瞳孔中则呈现绝望的目光,四肢仍旧在水底扑腾,但根本翻不起浪花来,最终绞缠窒息而亡。

赵楷并未第一时间松开,而是仔细感受了下树蜥的心跳;

等心跳停滞后,他才拖着猎物游上岸。

上岸后,他身子躬起目光扫视了下四周,嗅觉搜索了下附近的气息,昨天下过雨的缘故空气很清新没有太多杂味,如果附近有其他东西他能迅速的发现对方的气味。

确认过周围安全后,他才张开巨口将猎物吞入腹中。

跟他差不多大小的树蜥,吞下去并不费劲。

谈不上享受,只能从捕猎中寻找一丝丝快感和刺激,因为完全没有味觉,哪怕有味觉直接吞下去估计也尝不出什么味道来。

腹部鼓了起来,他就躺在湿地草丛里隐藏着;

话说变成蛇后,哪怕吞下青蛙癞蛤蟆内心都毫无波动,这算是继承了蛇本身的吃喝承受范围吧,但他的心智却是以人类的方式进行的。

只要不是突然暴毙,感觉这片热带雨林里暂时没什么让自己忌惮的。

目前的弊端就是,没有什么饥饿不饥饿,只有强烈的捕猎欲念督促着他,让他不断捕猎增强自己。

一般而言,巨蟒吸收猎物的脂肪和蛋白质排出一团钙物质后,几个月都不用进食;但他不一样,虽然一样不用进食,但成长速度会被大大的限制;

不是什么大弊端,

只能说机缘伴随着风险吧,

自己成为猎手的同时也有可能成为猎物,这就是热带雨林的法则。

膨胀,

吸收,

苗条,

仅仅几分钟就结束了整个过程,几次经验下来,赵楷发现消化速度也是因猎物的强度大小而定,现在的他捕食蛙类,从吞下去到消化过程也就只要十几秒而已。

斑驳的阳光下,溪水波光粼粼,他没急着离开,这里距离洞窟并不远。

他离开湿地草丛,重新钻入溪流中,逮住一些小鱼小虾和螃蟹,给他提供了微不足道的能量;

这就像天上掉钱,无论大小,他能捡到捡不动为止,反正是白给的。

对此,他乐此不疲。

于是,长度百米的河渠被他扫荡一空,他并不满足,人性导致他并不满足,恨不得一夜间长到十米,成为雨林中的顶级杀手。

他就蜷缩在对自身而言不算小的断流下,等待猎物的出现。

上游的猎物会落下,他抓准时机捕猎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